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社会结构不平衡是中国经济问题的症结】FT中文网读者陈庆洋:中国要解决好发展问题,应当寻求类似这样的方案:给边缘化群体开辟退路,将农村土地还给农民,允许农民自主建房、自主生产农副产品。
2015年12月21日 16:09 PM

社会结构不平衡是中国经济问题的症结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FT中文网编辑:

我在FT中文网上看到了《林毅夫:寻找中国的发展“真经”》一文,其中提到了新结构经济学的的话题。然而,结合到目前的社会实际情况,我认为这个观点虽然很新颖,但对解决目前的社会问题效用甚微。毕竟,从理论着手解决的只能是理论上的问题;要想切实解决实际问题,还是要经过不断的实践。而到那个时候,理论模型或许又已经落伍了。

由此,这篇文章引发了我对目前经济转型发展的一些思考,即:社会结构的不平衡。理由如下:

1、城市化进程让过多的中西部人口涌入东部城市,加重了东部人口密度,增加了社会负担。与此同时,城市中劳动力人口的“相对竞争弱势群体”被不断的边缘化,形成城市中的低收入群体,进而形成“劣质劳动力”进入僵尸企业或落伍企业勉强维生,形成破产企业和政府的共同负担。

2、相对竞争弱势群体的退路被封死:城市中无法谋生(或维持城市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在农村亦无法生存(没有就业空间和自给自足的土地)。因此,只能长期游离于城乡边缘。一部分人逐渐沦落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增加城市管理成本。

3、社会潮流的误导。北上广、江浙沪、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的优越性被过度放大,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群体放弃回乡的念想而扎入这些大城市。即使是坠入“相对竞争弱势群体”被淘汰的命运,也不会在短期内放弃已付出的时间成本,并且选择继续耗下去,期待着转机的出现。

这就造成了上面矛盾的不断激化。“相对竞争弱势群体”与刚毕业的大学生相比有着一定的工作经验和竞争优势,这使得大学生群体被不断边缘化;而大学生的年轻活力和高效学习的能力使得其在几年之内逐渐摆脱劣势,从而形成新的“相对竞争弱势群体”,进而恶性循环。

这种人力资源的浪费只是目前人口红利减弱的一部分,其他因素:如应试教育的恶果,百万大学生同逐银行、证书、公务员等荒谬潮流,千万公务员群体弄虚作假,为了工作而重复工作,数以亿计的低端过剩产能企业员工依旧拼凑着GDP的数字。

从这些不平衡出发,我觉得中国要解决好发展问题,应当寻求类似这样的方案:给边缘化群体开辟退路,将农村土地还给农民,允许农民自主建房(可以设置其不干预房地产市场的政策)、自主生产农副产品。

其实,社会结构性问题的解决需要从多方入手,而将土地还给农民只是成本最低、效益最高、见效最快、阻力最小的一项,但不能仅指望一项变革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诸多难啃的骨头是要等待机遇的。

读者:陈庆洋

相关话题

读者来信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