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藏的食谱奇书 - FT中文网乐尚街
2016年02月05日 07:31 AM

我收藏的食谱奇书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厨艺爱好者都热衷于收藏食谱,不论是一次家宴的待客菜单、还是在餐厅吃饭时因一道美味而偶获的灵感、又或者是在杂志书籍上看到的诱人方子……,这些随机收集来的菜谱可能因为一时仓促,而被潦草地抄写在撕下的报纸空白边角上或是当日餐厅的菜单背后。如果像我一样热衷收藏菜谱,总会再重新工整地誊写在专门的食谱本上。

今年的生日,我收到了朋友们合送的贴心礼物:一口直径28厘米、沉甸甸的传统法国厚壁大铜锅,和一本装订精美的《我们的家传菜谱》。每个好友都贡献出了自己的家传“秘方”,这一份份从祖母或祖母的祖母那里传下来的珍贵食谱,让我感动不已。这样的家庭食谱更像是一个个家庭的私人历史记录,里面有很多历史学家都不甚了解的细节。手捧着朋友们的手写食谱,我不禁想到历史上那些喜爱记录食谱的美食家,和他们无意间留给后人的珍贵的“个人口述历史”。

17世纪的私人食谱——菲缇普蕾斯女士的无所不包的“家政百科全书”

与现在大量印刷出版的各色菜谱相比,一本本带着久远历史的私人食谱记录更让我着迷。时隔多年,其中的一些终于得以出版发行,让我们在了解数百年间人们的饮馔风俗变化的同时,也了解到很多其它有趣的轶闻。

这其中就有一本名为《埃莉诺·菲缇普蕾斯食谱书》的奇书。这是一位生活在17世纪早期名叫埃莉诺·菲缇普蕾斯(Elinor Fettiplace)的英国女士的手抄食谱笔记。她来自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贵族家庭,这个家庭的祖先有曾经辅佐过“征服者威廉国王”的贵宾侍卫,13世纪时,家族中还出了位牛津郡长。她生活的年代正值英国都铎王朝时期,那个年代会看书写字的女性寥寥可数,而菲缇普蕾斯的父亲是位开明的贵族,他鼓励自己的子女识字读书。由此,这本厚达300页、记录详细的“私人厨事”手抄本,才得以在四百年后的今天,由她后人整理出版。

原有食谱抄写在一个“牛皮笔记本上,上面盖着金色的印章,笔记本的尾页写有模糊不清的中世纪拉丁文。笔记本的扉页上印有‘埃莉诺·菲缇普蕾斯女士’(Lady Elinor Fetiplace)的字样”。手抄食谱一代代传下来,上面注满了17世纪晚期至18世纪的家族后人追加的笔记。

17世纪早期食谱书的特点是除了菜谱,也会记载很多药方及持家必需的一些技能。在菲缇普蕾斯女士的笔记中,不仅有各种应季食谱,也有如何制作果酱、酿酒、为家中病人开药(比如治疗让人闻风丧胆的“淋巴腺鼠疫”(黑死病)的药方,以及来自莎士比亚的女婿——豪尔医生的治疗鼻血的偏方)、洗衣、做墨水和杀虫剂这样的“17世纪家庭主妇”的必备持家之术。除此之外,像菲缇普蕾斯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女孩大都擅长跳舞、唱歌、吹笛子、缝纫和刺绣。

菲缇普蕾斯的记录让我们对当时的英国食制有了新的认识:从她的食谱中我们得知,在1604年的英国,已经可以吃到来自新大陆的糖和柠檬,塞维利亚的橙子和西班牙甘薯,来自东方的雪利酒和加那利的白葡萄酒,各种香料。然而那时还没有茶、咖啡、土豆、香蕉、甜橙。当时常见的“食品柜常备品”有玫瑰水、肉蔻和牛骨髓。书中还记录了一些带有神秘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色彩的食材,比如麝香、龙涎香、乳香、没药、金箔和小粒珍珠。

陈楠上一篇文章:

巴黎的年味儿比北京浓 2016-02-04
本文涉及话题:乐尚街 寻食记 美食 食谱

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FT中文网观点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