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妄议”今年的春晚】白天:好的说教潜移默化消散于无形,差的,就像今年的春晚,听不听是你的事儿,反正我得说。春晚已成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自high”,与观众无关。
2016年02月10日 07:34 AM

“妄议”今年的春晚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隔壁老王家的熊孩子,幼儿园学了个节目,专门排练给邻居看,吃年夜饭的时候,跑跟前表演,结果呢,不好看不说,还倒了胃口,你说他两句吧,老王不干了,把家里门一关,还撂下一句,不好的意见我们置之不理。你说这事儿闹的。

我可没敢说今年的春晚。

既然提到了,咱就说说春晚。民意裹挟,强烈要求猴王上。谁当家谁有做主权,你在旁边指手画脚,你行你上啊。动不动就全民请愿,引发公共秩序严重混乱,转够了500次有你好看。

照你们的逻辑,猴年猴王,龙年敖广,狗年哮天犬,马年小白龙,鸡年昴日星君?没看康康选美选了半天,白吃了俩腮帮子,落个猴赛雷,连个镜头都没混上。

不过也得说说春晚这孩子,老大不小了,都33岁了,不跟你提结婚,不问你工资,连盒饭有没有肉都不问,就问问,你咋这么难看?

要说你也是开枝散叶了,以前吧,支个圆桌一个主持,顶多俩,后台放个录音机。现在发达了,主持人一大帮,各地有分会场,可为啥还是那几件花红柳绿的衣裳?

打小就听说地主家过年都穿花衣裳,现在电视大,动不动就糊满屏,抢一手红包抬头一看,嚯,吓一跳。灯光是门艺术,颜色是门学问,可没说让混搭当调色板用,说好的格调呢?

微信圈里,还有家庭主妇们在等待赵本山,也难怪,残存的几个小品,非得在萝卜地里拔出一个蹿天雷,看着都内伤。

这春晚也是怪,各有特色的演员,这舞台一上,自动春晚化,似乎每个人身上都背着根正苗红三观清的三座大山,让你深深怀疑后台有个标准化生产线。

这满满中国特色的表演艺术,在自残自损的基础上,糟蹋自己取悦别人,不搞笑我不怪你,能不能不膈应人?

天雷滚滚的革命歌曲呦,你说你多不争气,大过年的忆苦思甜,狮子吼般的一开场,手机都给吓掉地上,捡起来确定了下,是2月呀,离7月还远。

好的说教是潜移默化消散于无形,差的呢,就是这种家长作风,听不听是你的事儿,反正我得说。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还有几个主持。在这个颜值当道的年代,卖萌也得看脸,卖不好就是东施效颦。可就连主持人都标准化一个,这春晚也是发射功力强大。

小侄女一直在找,三个男孩组合怎么还不来,等了半天才发现,导演给起了个新名字,加油男孩,到现在也没琢磨明白。听说嫦娥以前叫姮娥,和汉文帝刘恒的名字冲撞,从那以后改名了。加油男孩,你们还不谢主隆恩?

节目过半,段子手们已经沸腾了,毕竟这绝好的题材在落寞的长假可以调侃上好几天,比如考研题目大集结,众口难调终得一致,还有人坐等春晚熔断。

突然,我是说突然,所有的吐槽消失不见,连国民老公的吐槽也被秒删。

次日的新闻也直接忽略了各种声音,直接给出了“大获好评”,说有多少多少人点赞,你说这么大人,生生分不出好赖话。

关了评论,删了网贴,不管是网上还是电视上,好像面前有张巨大的幕布,不管你说塌鼻子还是高颧骨,我都说自己好看。传说中,我们接触到的信息背后都有个把关人,这人谁啊,出来走两步看看?

圆桌还在,难忘今宵还在,请几位草根代表向全国介绍还在,上春晚依然是种荣耀,不管是台下的观众还是台上的演员,谁上谁知道。

不能说春晚没有发展,和观众的审美、认知一样,春晚也在变,以前导演道歉,现在导演进化了自我满分功能,双方不是平行的也不是逆行的,而是两根相交成X的射线。

所有的吐槽其实一句话就够了,晚会好不好,观众说了算。

大学同学在群里抱怨了两句春晚不好看,一群人“围攻”:你居然看春晚?逼得对方赶紧发一条语音,扫了两眼,就两眼。你才看春晚,你全家都看春晚……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相关内容

不可阻挡的“弹幕”文化
回乡过年变成一种中国仪式
从经济学角度谈春晚
中国春晚:毁于傲慢?
中国春运搭上共享经济顺风车
香港舞狮迎猴年新春
巴黎的年味儿比北京浓
我在新西兰不过春节

白天上一篇文章

在中国考驾照 2016-02-13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