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全球经济需要“直升机撒钱”?】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世界经济正在放缓,负利率从天方夜谭变为现实,央行下一步不仅可能实施财政扩张,还可能出台直接的资金支持,包括最激进的政策,即弗里德曼所建议的“直升机撒钱”。
2016年02月26日 07:26 AM

全球经济需要“直升机撒钱”?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世界经济正在放缓——既是结构性的,也是周期性的。政策或将会如何应对?毫无疑问,只能依靠不顾一切临时拼凑出的各种措施。负利率早已从天方夜谭变为现实。下一步很可能要实施财政扩张。实际上,这正是经合组织(OECD)——财政紧缩政策的长期拥护者——在其《年中经济展望》(Interim Economic Outlook)中给出的建议。但这可能还不算完,在推出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同时,可能还会出台直接的资金支持,包括所有政策之中最激进的政策——已故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建议的“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drops)。

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water)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最近已预见到了这一政策。他辩称,世界经济已经不止是在放缓,但降息(一号货币政策)与量化宽松(二号货币政策)很大程度上都已弹尽粮绝。因此,他说,世界将需要以鼓励消费为直接目标的“三号货币政策”。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前主席阿代尔•特纳(Adair Turner)在自己的著作《债务与魔鬼》(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中也给出了相同的政策建议。

为什么世界或将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权宜之计呢?简单来说,答案是:全球经济处于长期放缓之中。经合组织目前预计,2016年全球产出增速“不会高于2015年——2015年本身也是过去5年增速最慢的一年”。这背后的现实很简单:全球储蓄过剩(合意储蓄比合意投资增长更多的趋势)日益严重,因此,“长期需求不足综合征”正在恶化。

必须用历史的眼光看待这一阶段的需求疲软。在过去至少20年间,安全资产的长期实际利率一直在下降——自2007-09年金融危机以来一直接近于零。而在金融危机爆发前,西方国家不可持续的信贷膨胀抵消了需求的疲软。金融危机爆发后,财政赤字、零利率以及央行扩大资产负债表稳定了西方的需求,而在中国,信贷扩张为大规模投资提供了资金。西方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中国宽松的信贷政策还带动了后危机时期的大宗商品繁荣——尽管中国一枝独秀的增长是最重要的单一因素。

这轮信贷繁荣的结束是导致当前需求疲软的重要原因。但相对于放缓的供给增长,需求还是很疲软。从世界平均水平看,自上个10年的中期开始,劳动力供给增速及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已经大幅下滑。潜在产出增长放缓本身就会削弱需求,因为它使投资减少,而投资在资本主义经济中一直是支出的关键驱动力。

可以解释当前困境的正是这一背景——供给增长放缓、合意储蓄与合意投资日益失衡、无法持续的信贷膨胀走到了终点、以及(尤其是)庞大的遗留债务负担和虚弱的金融体系。这一背景还解释了为什么那些国内需求不足的经济体,不得不通过压低汇率寻求“以邻为壑”的出口拉动型增长。日本和欧元区如此。一些汇率暴跌的新兴经济体亦是如此。中国还在挺着,但能坚持多久呢?无论当局怎么说,人民币贬值几乎不可避免。

要消除目前的全球经济失衡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只有权宜之计。目前最受青睐的货币政策是负利率。戴利奥辩称:“负利率将让持有现金变得(稍微)不那么吸引人,但它不会促使……储户去购买那种能够为支出提供资金的资产。”我同意这点。我无法想象企业会因此赶忙去投资。传统的量化宽松政策也是如此。这些政策的最大影响可能会通过汇率体现出来。实际上,与过度借贷的美国消费者相比,其他国家将寻求由出口拉动的增长。这种模式肯定会覆灭。

相关内容

市场比经济学家更擅长预测衰退
中国央行降准释放流动性
全球市场动荡传递了什么信息?
全球性经济灾难不大可能发生
在大衰退的长期阴影下
中美打喷嚏,世界经济怎么办?
低利率为何存在?

相关互动与小测

量化宽松及其效果 2013-09-30

马丁•沃尔夫上一篇文章

大学不是一盘“生意” 2016-02-24
相关产品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