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中国经济再平衡悖论】FT投资参考研究总监哈尔平:为了再平衡经济,北京方面首先需要稳定经济。它只有通过提振旧工业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又会阻碍再平衡过程。
2016年03月02日 07:13 AM

中国经济再平衡悖论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中国似乎又在采取其刺激战术。银行贷款处于历史高位,货币政策转向“略偏宽松”,存款准备金率下调,8部委承诺支持工业部门,同时房地产业的首付比例和税负被下调。

上述所有举措似乎旨在遏制工业活动的放缓趋势:去年工业产值增长降至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各部委最近承诺支持工业活动,并将工业誉为“实体经济的支柱”和“稳定经济的主战场”。根据《金融时报》旗下研究服务部门“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 Research)的银行业消息来源,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工业产品需求的两个关键驱动因素)是今年1月放贷热潮的最大受益者,同时有报道称银行在2月仍然大举放贷。

人们不应对此类支持工业的举措感到意外。正如“投资参考”去年所说的那样,中国别无选择,只能重振其工业部门。

原因何在?因为中国以工业主导的经济放缓也导致消费支出和服务业活动增长放缓。

这些举措有望让中国经济企稳,免受工业低迷的影响,并防止经济硬着陆。

但面向消费者的服务行业(批发、零售、酒店和餐饮业)增加值在2015年的增幅放缓至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去年仅增长6.5%,较2014年下降4.1个百分点,比之前的最低增速还低1.9个百分点。

尽管2015年第三产业总体增长有所加快,但这完全归因于随着中国股市飙升,金融服务业做出的超大贡献。如果没有这种人为推动,第三产业增长则是有记录以来最低的。

服务业活动放缓,因为消费者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节制支出。中国银联(UnionPay)一项基于银行卡交易的调查显示,消费者情绪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自2001年中国人民银行(PBOC)对2万名银行储户展开调查以来,消费者未来收入预期在2015年末首次跌入负值区间。

再平衡悖论

当前的工业放缓显然阻碍、而非加快中国转向更大程度上由消费和服务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

随着新旧增长引擎失灵,工业持续疲弱可能因此导致整个经济体系丧失动力。

这突显出政策制定者面临的困难。为了再平衡经济,北京方面首先需要稳定经济。但它只有通过提振旧工业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实际上会阻碍再平衡过程。

换言之,要推进再平衡,中国首先要先退一大步。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失衡可能先加剧然后才能改善。

但这还不是全部。北京还面临保持正确平衡的艰巨任务,一方面运用这些旧的增长杠杆来稳定经济,另一方面还要避免传统增长模式导致的经济薄弱环节爆发危机。债务是其中最大的问题。

中国官员宣称,他们具备必要的工具,可以在短期内稳定经济,他们可能是正确的。但不能确定的是,中国能否在不会加剧经济失衡以致引爆危机的情况下运用这些工具。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旗下研究服务部门“投资参考”研究总监

译者/邹策

相关互动与小测

深度扫盲SDR 2015-12-01
七张图展示中国经济放缓 2014-01-21
中国经济放缓的背后 2013-08-06
中国经济放缓的全球影响 2013-07-24

相关话题

中国经济 产能过剩

拉斐尔•哈尔平上一篇文章

中国消费者担忧未来收入 2016-01-19
相关产品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