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校史馆】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在休斯敦,我去了莱斯大学。最让我喜悦的,是她的校史馆。除去实物,其校史的文字馆藏,排成队,可长达4000英尺。一所好大学,不能没有对历史的敬畏。精神需要家园。
2016年03月03日 07:27 AM

校史馆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莱斯大学校园

这个寒假,我在休斯敦小住。第一次去美国南部的最大城市,除了NASA航天中心,姚明曾在那里打球外,我对它陌生而无知。听朋友说,休斯敦有所相当出名的私校,Rice University(莱斯大学),有“南方哈佛”之美名。中国留学生开玩笑,给它取名“米大学”。在北京,我见过一位Rice校友,老留学生、脱口秀明星黃西。他在那里拿的生化博士。

那天,我去莱斯大学校园走走。主校区用的都是红砖。德克萨斯州,原野开阔,阳光灿烂。牛仔引缰策马之地,是有道理的。即便冬日,校区仍怀抱着金黄色的暖阳,很浓。她1912年建校,出资的是德州当地一位商业大亨,名叫William Marsh Rice。靠房地产、修铁路和棉花生意发的财,他生前立下遗嘱,捐出46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亿两千万美金)。对建校,他有三个条件:一是以本科精英教育为重。学生可以少招,教授要精锐;二是只收白人学生(这条以后自然废止了);三是以他本人命名。创始校长是Lovett ,是个数学家,化了一年多时间,跑遍欧美70多所名校,最后确定以哥特式元素的建筑布局校园, 规整、对称,而生庄严;学生的住宿学院(college),则借力英国剑桥的学院制。校训也简单:Letters, Science, Art(文学、科学、艺术)。

莱斯雕像

走到Fondren图书馆,因我忘带了身份证件,进不去。最后找出一张复旦的新名片,通融放行。图书馆,并不很大。走廊或墙上,随处可见校史与馆藏文献的陈列。一角,放着一张并不起眼的讲台。走近一看,是1962年肯尼迪总统向全世界宣告美国登月计划时用过的。那场演说,向苏联正式挑战太空竞赛,就在莱斯大学。

我拐进一个叫Woodson Research Center的馆藏室。一年轻馆员迎上来。原来这个馆藏主要就是收集、整理莱斯的校史。我站着跟他小声聊天,可能我提的问题太过具体,他把老板从里屋请了出来。

阿曼达是位资深馆员,分管校史收藏。我问她,你们的校史馆具体收藏什么?她笑说,只要与学校有关,有价值,能收藏的都收下。校史馆现在共有六位全职馆员,负责校史编目、收藏。除了现任校长以及现任校务的资料,校史馆几乎涵盖与Rice相关的所有原始档案,用于公开查询与研究。比如:

历任校长任内的原始档案及文稿;

各年代的重要校务文件、档案;

各学院、系科、中心的重要文件、档案;

知名教授的研究成果、手稿、出版物;

学生住宿学院(college)的重要记录;

各学生社团的相关记录与档案;

校园建筑物的蓝图、设计原图、照片;

与本校有关的重要出版物;

学生报纸(Thresher) ;

与本校相关的重要影像、音像和照片;

相关的书信、签名、手册等;

与本校相关的各种纪念品;

她告诉我,就说莱斯的纪念品,一百多年下来,馆藏已成规模。无论是校方制作的、还是学生社团的,从T恤、杯子、杯垫、帽子、笔、明信片,只要可能,校史馆都会存档一份实物。前几年,莱斯100周年校庆。一位校友自制了一个特殊的马桶圈纪念品,捐给母校,照样收入校史馆藏。

我问,这样“开放”的馆藏政策,百多年下来,校史收藏应已有相当的规模?

阿曼达想了想: “......除了实物,目前的校史资料与原始文档,如果用linear feet计算的话, 排在一起的总长度,约4000英尺(约合1219米)。”

机身内的真空电子管

我问,巨量的校史收藏,对预算、人力、馆藏空间越来越有压力吧?她笑笑说,莱斯在校外有足够大的储存空间,完全不担心。只要与校史有关,有收藏价值,有人肯捐,我们几乎来者不拒。我再问,有了新的数码技术,他们的馆藏惯例是否做了调整,减少纸本收藏。她说,没作太大的调整。对有价值的馆藏,比如学生论文,仍保存原件,再加一个数码版。“校史收藏什么,不收藏什么,靠多年延续下来的做法(way of doing things)。靠的是传统!”

顺着她指的方向,我看到一个像是玻璃柜的庞然大物。上世纪五十年代,莱斯大学科学家曾研制了一台计算机。那是机身内的真空电子管,现在已是校史馆藏。

我问阿曼达,莱斯的校史收藏在美国典型吗?她说,应该是。

玻璃门旁,我看到一对貌不惊人的老木椅。椅面上,放着一张黑白照,附了一纸说明:“East Hall Common Room (Now Baker College Library). Notice chairs along the wall. ” 这两把椅子,来自当年大学东楼的休息室,现在已是贝克学院图书馆。这对椅子,也是馆藏。

椅子也是馆藏

出了图书馆,我匆匆光顾了贝克公共政策学院(J.Baker)、琼斯商学院(J.Jones) 、谢波德音乐学院 (Shepherd) 。过眼处,都是校史。从创始人的纪念油画、实物捐赠,从褪色昏黃的旧照片、历届毕业生合影,到重要演讲的现场照片,无声地提醒你,大学的高度不在高楼,而是其流动不息的学生、学者以及他们的思想与知识耕耘。

即便按照美国标准, 创校百年的莱斯还称不上老大学:哈佛大学(1636)、宾州大学(1740)、普林斯顿(1746)、麻省理工 (1861)、斯坦福 (1891 )。不少中国的大学比莱斯还年长: 天津大学(1895)、北京大学(1898)、山东大学(1901)、南京大学(1902)、复旦大学(1905)、同济大学(1907)、清华大学(1911)。对一所杰出的大学来说,大师固然至关重要。不过,大师不常出。更为残酷的是,有的年代,可能根本就出不了大师。一所好大学,不能没有沧桑的历史感。历史感的滋养,靠的是敬畏历史。你得告诉学生,校园如何孕育、奠基、发芽。她曾闪烁的光亮辉煌、曾遭受的黑暗,她的传承。大学,若没有精神家园,只能蜕变成一个空壳。

在谢波德音乐学院的一个琴房前, 我短暂停留。走廊上,学生川流。校史、院史、系史,不仅是故事,潜意识里更是同路人的记忆与寄托。你躺过的草坪,別人也躺过。你的宿舍, 曾是别人的四年光阴。每个人离开校园时,都带走一些东西,也留下一些东西,这就是校史。没有共同的记忆,没有仪式感,我们要大学干什么?

因为微信,诞生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社团-微信群。当下同学圈对旧日校园的回忆,似水年华,是击动我们内心的一个流动校史馆,特别是50后、60后这代人,或许是因为曾经受漫长的历史惨白与无知,我们更珍重每一张幸存的老照片、作业本、日记、甚至当年录取通知书的一纸信封。对待历史与记忆,我们常常轻漫、随性、无礼,历史当然会取笑和报复我们。

近些年,走过不少中国的老大学。老大学,如同文物,还得修旧如旧。实在不得已要拆老楼旧馆,最好留些痕迹,或立个牌子,別抹得太干净。在莱斯校园的林荫下,我想起毕业那么多年,每次回母校复旦,一定去张望一眼睡过四年的六号楼。万幸的是,那栋楼还在原地立着。

作者:张力奋,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FT中文网创刊总编辑(2004-2015)。

相关内容

继续有光
哈瓦那的那枚戒指
高考1980
校友与校庆

张力奋上一篇文章

继续有光 2016-01-22
相关产品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栏目简介

《中西两半录》是FT中文网创刋总编辑张力奋卸任后的个人专栏,暂定两周一篇。人生至此,他在中国与西方生活、工作的时间各占了一半,对东方与西方,他常分身无术,纠结困惑中,行走东西两岸。他对日常生活感兴趣。在他看来,制度就是日常生活。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