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G20财长为何必须展示领导力?】英国前影子财政大臣鲍尔斯:20国集团需要听取经合组织和IMF有关采取积极财政政策的意见。中期财政整固虽至关重要,但增长下滑将使局势更趋恶化。
2016年03月03日 07:27 AM

G20财长为何必须展示领导力?

背景
评论 打印 电邮 收藏
 

如今,人们对20国集团(G20)的会议已经不抱什么指望了。上周末在上海举行的会议也不例外。

但是,当就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合组织(OECE)都抛开外交辞令,对全球增长停滞发出警告并敦促利用财政支出来提振需求时,眼下就肯定到了全球财长们应该一致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让我们知道,当20国集团行动起来时,它可以果断、协调一致地行事。然而,各国财政领袖不应等到危机来临时,才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

局势还没到爆发危机的地步——或许也不会到。美国经济仍在增长。油价下降对消费者有利。多亏了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努力,近来的市场动荡没有再次使人们对南部欧洲的主权债务产生恐慌。

不过,在大西洋两岸,人们对于经济的信心显然在快速丧失。很难对美国下一步将加息、而不是降息抱有信心。由于投资和贸易增长已处于疲软状态,近几周来,经济增长出现更显著放缓的可能性无疑增加了。各国政府应当做最坏的打算,而不是抱最大希望。

一个问题在于关注度。2009年,全世界都关注着全球衰退的风险。如今则并非如此。欧洲关注的是英国退欧和难民危机;美国处于大选前的“瘫痪状态”;而亚洲国家在其股票市场被恐惧裹挟之时,正努力让所有人相信,没有必要恐慌。

另外,财长们已习惯于指望央行来维持世界经济增长——尽管货币政策明显已黔驴技穷。艰难时期需要孤注一掷的大胆行动——但全体转向负利率,可能导致局势恶化、而不是好转。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进一步降息或者加大量化宽松力度,将会推动谨慎的消费者或企业进行消费或投资。但是,欧洲的负利率已经开始侵蚀本已谨慎的银行业的利润。

正如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上周末警告的那样,努力保护国内储户免受负利率的影响,只不过是搞竞争性贬值的另一种说法。

增长停滞、投资者信心脆弱、对竞争性贬值的恐惧导致四处弥漫着不信任情绪、持孤立主义立场的政客民意高涨——这些让人联想起上世纪30年代的情形,应当足以让人们集中精力,去支持合作和开放市场,去寻找能创造更具包容性的经济增长的新政策。

然而,在上周末的G20财长会议上,财长们却把时间花在了吵架上:中国指责日本,美国指责欧洲,德国人指责自己以外的其他所有人。这使得眼下的局面更令人忧心了。

那么,以下几点是20国集团本应在上周末的会议上达成一致、眼下需要回过头来紧急着手处理的事情。

首先,20国集团需要展示出在汇率和货币政策上进行合作(而不是竞争)的共同决心。这意味着,要就实施负利率的“游戏规则”达成一致。

中国确实需要调整其汇率。这必须作为全球刺激增长共同努力的一部分来完成,而不是单方面采取行动,后一种做法只会引发更多的动荡和怀疑。

其次,与此相关的是,20国集团需要听取经合组织和IMF有关采取积极财政政策的意见。尚有政策操作空间的国家应当通过基建支出刺激增长。这类国家包括美国、德国,是的,也包括英国。中期财政整固是至关重要的。但增长下滑将使局势更趋恶化。而且,这些投资的资金成本是非常低廉的。

17年前,由于七国集团(G7)被视为不合理、不起作用,世界上主要的新兴市场国家也被纳入进来,由此诞生了20国集团。如今, 20国集团必须证明自己的存在使国际协调合作变得更容易,而不是更困难了。

2009年标志着20国集团的成熟。那一年,时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敦促世界主要经济体行动起来,共同阻止经济衰退。现在,到了如今的政治家们证明他们也知道该如何领导的时候了。时间宝贵,莫延误时机。

本文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英国前影子财政大臣

译者/邢嵬

相关互动与小测

量化宽松及其效果 2013-09-30
相关产品

分享文章

排序: 评论总数
[查看评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